推广 热搜: 论文  考研      研究      考试动态  会计  公布 

中国古时候文学研究办法论

   日期:2022-03-03     作者:未知    浏览:340    评论:0    
核心提示:中国古时候文学源远流长,产生了很多的出色作品,与之随着,对文学的研究与评论也有悠久的历史,并获得了非常高的收获,形成了独具特点的研究办法。

2、鉴赏批评

文学不同于历史,文学需要灵心赏悟。文学研究者需要拥有对文学作品的感悟力和鉴赏力,这和文献实证的研究办法不同,可称之为鉴赏批评。古时候中国极少有系统严密的文学理论作品(《文心雕龙》除外),更多的是对文学作品感悟性的短评,如极具中国特点的诗话词话等。钟嵘的《诗品》被誉为百代诗话之祖,其书以三品论人,诗人之间多有源流关系,整体具备系统性,但就其中具体作家的评价来看依旧是感悟鉴赏式的,总是通过描述给人一种印象,如流风回雪落花依草等。后世的文论家亦大致这样,王国维《人间词话》虽引入了西方的哲学、美学观念,但其形式还是传统的样式。在现代学者中,将鉴赏批评这一研究办法运用得最充分的要数钱钟书的《谈艺录》。《谈艺录》也和传统诗话一样,分为若干篇,篇与篇之间基本相互独立,具体内容是对一些文静问题的论析,虽然也涉及文献考证,但数目较少,而且明显不是重点。除此之外,将鉴赏批评这一办法表现得最明显的是鉴赏辞典,如《唐诗鉴赏辞典》《宋词鉴赏辞典》等,此类书对一般读者而言是非常不错的诗词读本,但此风风靡也产生了很多低劣作品。除去这种集体成就,一些学者也有诗词赏析之作,如沈祖棻《宋词赏析》因感受细腻、剖析到位,遭到学者的一致好评,霍松林《唐宋诗文鉴赏举隅》也是高水平的著作。

鉴赏批评是文学研究的基础之一,对学者的需要其实是非常高的。鉴赏批评不是完全的主观臆断,它不只需要读者具备深厚的审美积累和审美经验,而且需要读者有灵心善感,可以穿越文字的阻隔与作者进行心与心的交流。除此之外,读者还应该拥有肯定的创作经验,可以感知创作的甘苦,知晓创作的重要所在,只有这样,才能真的评判作品的优劣,即刘勰《文心雕龙·知音》所言:凡操千曲而后晓声,观千剑而后识器。古时候学者的不少感悟性论断,即便在今天看来也很准确,这与他们既是文论家也是出色作家有关。可在现代,因为文体、语体的差异,不少学者已经不拥有丰富的创作经验,以至在古时候文学研究中,艺术审美研究一直是比较欠缺的,当然这已经遭到学者的看重。

文献实证与鉴赏批评是相辅相成的,二者不可偏废。出色的学者都能把两者结合在一块,从而为学术研究的进步做源于己的贡献。闻一多是唐诗研究的大伙,他之所以能获得这样高的成绩,一方面是由于他本身是诗人,对诗歌有非常不错的感悟;另一方面是由于他在唐诗文献考订上下了非常大的功夫,朱自清说:他在‘故纸堆内讨生活’,第一步还要走正统的道路,就是语史学的和历史学的道路,也就是还要从训诂和史料的考据下手。在青岛大学任教的时候,他已经开始研究唐诗。他本是个诗人,从诗到诗是非常近便的路。那时工作的重心在历史的考据。闻一多的唐诗研究成就主要有《唐诗杂论》《唐诗大系》,其中《唐诗大系》对所选诗生活卒年的考证在一个较长的时期内为研究者所信奉。当然,闻一多的代表作首推《唐诗杂论》,从该书内的文章题目就能看出闻一多是把文献考证和鉴赏批评综合运用的,如《少陵先生年谱会笺》《岑嘉州系年考证》是偏向考证的,《宫体诗的自赎》《孟浩然》等则偏于文静研究,但也是以文献考证为基础的。明确提出把文献学和文静学结合起来研究古时候文学的是程千帆。1954年,沈祖棻在她与程千帆合著的《古典诗歌论丛》后记里提到:大家就尝试着一种将批评打造在考据基础上的办法。程千帆在《桑榆忆往》中明确说:文静学在理论上解决问题,文献学在史料上、背景上解决问题,我所追求的是文静学与文献学的高度结合。这一办法有着丰富的内涵:第一它意味着应当把版本校勘、文字训诂与名物考订等通常是考据学办法的研究,与批评即与对文学作品的理解、对文学家心灵的感知非常不错地结合起来……把考据与批评结合起来的另一层含义,又意味着应当把对作者生平与思想的探索,对作品写作的时间、地址,作者所生活的年代背景等史实和材料的考辨,与文学的批评结合起来……同时还包含着把考据以外的其它不同学科的常识和办法,尽量地运用到文学批评中来的意思,假如这种常识和办法能够帮助说明和解决大家所研究的问题。程先生还提到了文学研究的另一方面,即理论剖析。鉴赏批评虽然强调审美和感悟,但也不能离开理论剖析,不然只能停留在感性的层面,难以有更高的提高。所以,在鉴赏批评时既要擅长借鉴理论,又不可以被理论左右,要从作品研究中概要提炼理论,而不是用理论来套作品。因此在具体的研究中,怎么样将文献与文静完美结合没肯定的规定,需要学者灵活应用,其根本目的是解决学术问题。

3、文史互证

中国古时候学术文史不分家,进入现代将来,受西方学术的影响,学科门类渐渐细化,文学和历史被分为两科,学者的常识结构发生了非常大的变化,以至历史学者不懂文学,文学研究者不通历史,这给学术研究带来不少不便,妨碍了学术的进步。回顾中国学术史,可以看到先进的学者总是文史贯通,有意识地打破学科界限进行综合研究,此一办法可概括为文史互证。

文史互证的研究办法非常早就被学者运用,如汉儒对《诗经》的研究,但有意识地运用此办法并获得标志性成就的古时候学者当推钱谦益。钱谦益是明末清初的著名诗人和学者,对杜诗有精深研究,著有《钱注杜诗》。钱谦益将唐代历史与杜甫诗歌相互印证,落实诗歌具体的历史背景,并以此来解析杜诗,同时又以杜诗补充历史的细则和不足。不只这样,因为钱谦益也和杜甫一样经历了家国巨变,且自己又仕新朝,于大节有亏,对杜诗有非常深的感悟,加之他一个人又是诗坛名家,深谙诗家三昧,所以在笺证完一首诗后,总是还有精彩的评论,如对杜甫《同诸公登慈恩寺塔》所做的讲解:此诗首言高标烈风,登兹百忧,登高视下,岌岌乎有漂摇崩折之恐,正起兴也。泾、渭不可求,长安不可辨,所以首而思叫虞舜。苍梧云正愁,犹太白云长安不见使人愁也。唐人多以王母喻贵妃,瑶池日晏,言天下将乱,而宴乐之不能为常也。钱谦益的诗史互证法对后世有非常大影响,不只掀起了清朝大规模笺注杜诗的风气,而且它所确立的诗史互证办法几乎渗透到清代诸家杜诗笺注之中。现代学者中,陈寅恪的有关研究推进了诗史互证的进一步进步。陈先生是著名的历史学家,同时又有好的文学修养,诗史互证在他的研究中充分显示了合理性和必要性。陈寅恪此方面的代表作为《元白诗笺证稿》《柳如是别传》。陈寅恪的研究更具系统性,他提出应该注意诗歌的古典今事,古典即典故,今事即作者所处的具体历史背景与与具体诗文直接有关的史实,并觉得今事对理解作品和诗人更为要紧。陈寅恪在诗史互证中的着眼点主要在历史,而非文学,所以他在给友人的信件中说:日前草成一书,名曰‘元白诗笺证’,意在讲解唐代社会史事,非敢说诗也。前作两书,一论唐代规范,一论唐代政治,此书则言唐代社会风俗耳。在具体作品的剖析中,陈寅恪没只论历史不考虑文学,而是充分注意了文学作品的特殊性。诗史互证的研究办法经过陈寅恪的发扬,遭到学者的常见看重,也被很多应用到文史研究中,较突出者如傅璇琮。傅先生是20世纪80年代以来在唐代文学研究中获得丰硕成就的学者,他的《唐代诗人丛考》《唐代科举与文学》等著作在学界有非常大影响,其研究办法主如果文史互证,近年出版的《唐翰林学士传论》更是亦文亦史的著作。更年青的一些学者也对此办法情有独钟,如张晖在其遗著《帝国的流亡:南明诗歌与战乱》中就用了这一办法,并获得了较好的成就。《帝国的流亡:南明诗歌与战乱》关注的是追随故朝的南明士人,这部分南明士人以他们的实质行动表现出强烈的家国责任感,他们的思想、情感、心态都蕴藏在诗歌中。作者既通过历史解析诗歌,又通过诗歌感知历史,此一研究对诗史互证这一研究办法的健全和改进有独特意义,从中也可看出其与此前作者诗史研究的相承关系。从研究办法来看,此书有两点非常突出:第一,资料考订;第二,诗歌解析。资料考订是文史研究的传统办法,南明时期的文献很复杂,不经过一番细致的梳理,难以理出头绪,更不需要说研究。张晖有非常不错的文献处置能力,《龙榆生先生年谱》《中国诗史传统》等著作说明了这一点,就该书而言,作者搜集的文献量巨大,书中所附《南明诗人存诗考》长达几十页,且每位作者下面都有简介和文集状况说明,正文中几乎页页有注释,可见作者为这项研究所做的筹备甚为充分。在此基础上,作者考订编年,以确定具体的诗歌创作背景。考订完成后,张晖对诗歌进行了细致的文本解析,以见大年代中的士人心事。该书的诗歌解析不是赏析,而是努力穿透词汇,重视诗意,揭示背后的人心。如永历十二年(1658),陈恭尹与何绛前往永历行在,行至崖门,陈恭尹作《崖门谒三忠祠》一诗,对于其艺术特征,张晖在借用前人的评论之后提出需要强调的三点,其中对第三点崖门的问题解析得非常精彩:第一为了说明崖门的地理情况,引用了身为广东人的陈垣对崖门的描述以见此处的艰险;第二指出艰难若此,以至陈、何难以到达行在才是陈恭尹之所以发出这样悲慨的深层缘由,故此诗决非凭吊古人,抒发遗民之哀思;最后又指出过去释读此诗,好像无人注意到这是陈恭尹奔赴行在的路上所作,所以忽视了尾联反映出来的不知前途怎么样的恐惧。而这种恐惧,才是他不想去‘读旧碑’的真的缘由。通过这样的解析,诗歌深层的诗心被展示出来。通过诗史的互证,可以感觉到历史的质感和人心的温度。

中国古时候文学研究办法很多,但就根本思想而言,则不离文献与文静,二者都是文学研究必不可少的。坚实的文献基础能使研究者全方位把握研究对象,知道研究对象所处的年代环境、社会关系等,为下一步研究做好筹备。文学是艺术,研究者要能赏析、有感悟,要把我们的情感和生命体验融入其中,感知古时候作家的思想与心灵。而赏析感知的基础则是对文献的考证,只有通过考证尽量还原作家作品的具体背景,才能通达古人的文心。文史互证是跨越具体的学科限制来研究和解决学术问题,一方面用文学弥补史料的不足,借用文学作品感知历史的温度,获得感性的认知;另一方面通过历史还原文学现场,被人们对文学有愈加真切的感受,能更为准确地理解作品,二者互相辅助,一同推进古时候文学研究的进步。

中国古时候文学源远流长,产生了很多的出色作品,与之随着,对文学的研究与评论也有悠久的历史,并获得了非常高的收获,形成了独具特点的研究办法。晚清民国时期,西方学术思想很多涌入,引起了学术研究范式的转变。因为不一样的文化历史背景,东西方的学术研究办法有非常大的差异,这使得处于此一时期的中国学者既可以传承固有些中国学术,又能吸收借鉴西方学术办法,形成了继乾嘉之后中国学术的又一个高峰,他们的思想与学术直到今日依旧具备要紧意义,值得大家概要和回顾。就中国古时候文学研究办法论而言,从古到今天,具体的研究办法一直处在变化中,难以逐一列举,但一些根本的原则和思想则是贯穿一直的,把这部分根本的原则和思想加以概要讲解,对当下古时候文学研究会有肯定的启示意义。

1、文献实证

文学研究的主要依据是文献,包括经史子集四部与佛道文献,重点是集部。学会第一手的文献是研究得以展开的基础,没文献的积累,研究是无从谈起的。只有在文献学会的基础上提出问题,才能使用适合的办法得出适合的结论,这样来看在文学研究中文献的重要程度。考辨是文献搜集之后更要紧的工作。因为年代久远或作伪等缘由,一手文献资料并不都靠谱,其中存在不真实的材料,这个时候第一就应该将其剔除出去,然后在真实靠谱的文献基础上开始研究,不然难以得到客观适当的结论。譬如,《周礼》虽然是儒家经典之一,但其最后成书是在汉代,其中的不少内容并非周代的,倘若有学者不经考辨完全以此为据来研究周代礼制,就存在非常大问题。再如《尚书》有古今之分,但都被作为经典而为学者尊崇,宋代朱熹虽明确对《古文尚书》表示怀疑,但没定案,直至明清之际,学者阎若璩著《尚书古文疏证》才最后认定东晋梅赜所献《古文尚书》和孔安国《尚书传》是伪作。在现代学术史上,也出现过类似的状况。《二十四诗品》是中国古时候文学批评史、诗歌史、美学史上的经典文献,尽管有关研究著作很多,但大家对其作者和产生年代其实是有疑问的。1994年陈尚君、汪涌豪在中国唐代文学掌握第七届年会上提交《司空图〈二十四诗品〉辨伪》一文,觉得《二十四诗品》并不是司空图所作,此文一出,引起了热烈讨论,由于一旦证实此书是伪书,它的产生年代就会从唐代变成元明时期,那样以往的研究结论有不少将被推翻,有关的研究史也将改写。《二十四诗品》的真伪问题提出后,既有同意者也有反对者,到目前已经20多年的时间,还不时有文章探讨这一问题,就双方所持证据来讲,都难以使他们完全信服,所以现在只能是存疑。但,这一问题的提出本身就有要紧的意义,即它第三强调了文献的重要程度。文献第一要重视真实靠谱,但并非说但凡伪书就毫无价值。陈寅恪说:以中国今日之考据学,已足分辨古书之真伪。然真伪者,不过相对问题,而最要在能审定伪材料之年代及作者,而借助之。盖伪材料亦有时与真材料同一可贵。如某种伪材料,若径觉得其所依托之年代及作者之真产物,固不可也。但能考出其作伪年代及作者,即据以说明此年代及作者之思想,则变为一真材料矣。中国古时候史之材料,如儒家及诸子等经典,皆非一年代一作者之产物。昔人笼统觉得一人一时之作,其误固不俟论。今人能知其非一人一时之所作,而不知以纵贯之眼光,视为一种学术之丛书,或一宗传灯之语录,而龂龂致辩于其横切方面。此亦缺少史学之通识所致。280因此,大家对文献之真伪不可以不考虑,但也不要执着于真而对假的材料全部弃之不需要。分辨伪书是有一套办法的,明代胡应麟在《四部正讹》中提到辨伪八法,梁启超在此基础上概要出辨伪十二法:1、其书前代从未著录或绝无人征引而突然出现者,十有九皆伪;2、其书虽前代有著录,然久经散逸,乃忽有一异本突出,篇数及内容等与旧本完全不同者,十有九皆伪;3、其书不问有无旧本,但今本来历不明者,即不可轻信;4、其书流传之绪从他方面可以考见,而因以证明今本题某人旧撰为不确者;5、真书原本经过前人称引,确有左证,而今本与之歧异者,则今本必伪;6、其书题某人撰而书中所载事迹在本人后者,则其书或者全伪或一部分伪;7、其书虽真,然一部分经后人窜乱之迹既确凿有据,则对于其书之全体须慎加辨别;8、书中所言确与事实相反者,则其书必伪;9、两书同载一事绝对矛盾者,则必有一伪或两俱伪;10、各年代之文体盖有天然界画,多念书者自能知之,故后人伪作之书有不必从字句求枝叶之反证,但一望文体即能断其伪者;十1、各年代之社会状况,吾侪据各方面之资料总可以推见崖略,若某书中所言其年代之状况与情理相去悬绝者,即可断为伪;十2、各年代之思想,其进化阶段,自有肯定。若某书中所表现之思想与其年代不相衔接者,即可断为伪。前人概要的办法对当今的学术研究非常有借鉴意义,除去研究办法的启示,他们严谨治学的精神也时刻提醒着当今的学者。

文献实证的另一个具体表现是年谱编纂,其学理依据则是孟子的知人论世说。通春节谱来显示一个人一生的经历和他所处的年代,并把文学作品根据时间编年,就能知道具体作品的创作背景,为作品的解析打造历史的依据。但在实质操作中,或者因为材料有限人物的事迹不可以完全落实,或者因为考订有误导致人物事迹错误,作品编年也存在类似的问题,所以有时运用年谱―作品的办法做研究,容易致使穿凿附会。面对这样问题,学者就应该多闻阙疑,不要强作解人。可如此说,并非不追求史实的准确性,而是为了更符合真实。就实质的研究成就来讲,使用知人论世的研究办法获得了非常高的收获,产生了一批出色的著作,如张采田《玉溪生年谱会笺》、邓广铭《辛稼轩年谱》、夏承焘《唐宋词人年谱》等。与年谱密切有关的作品编年也是文学研究中必不可少的,不少作品集的整理都有编年的部分,在实质的研究中,更会处处用到。

实证研究的文献主如果传世文献,但伴随考古成就的涌现,地下出土文献也遭到学者的高度看重。20世纪,王国维运用二重证据法进行研究,获得了巨大的学术收获。针对敦煌文献的新发现,陈寅恪指出:一年代之学术,必有其新材料与新问题。取用此材料,以研求问题,则为此年代学术之新时尚。治学之士,得预此时尚者,谓之预流。其未得预者,谓之未入流。此古今学术史之通义。非彼闭门造车之徒,所能同喻者也。266在唐代文史研究范围,出土墓志成了近年文史研究的热门,这有两方面是什么原因:第一,很多的出土墓志拓展了可借助的文献范围,学者可借此弥补传世文献之不足;第二,出土墓志埋藏于地下,未经后人篡改,其真实性相对较高,可以和传世文献对照,对于历史真实的认识有非常大的助益。但若深思这一研究,其实隐含着危险。这是由于假如过分强调出土的新材料,每人以新材料为秘籍,则大概致使对旧材料的忽略,所做的研究流于新材料的展览而非常难有深度。

 
打赏
 
更多>同类资讯
0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广告服务  |  积分换礼  |  网站留言  |  RSS订阅  |  违规举报